logo

Macin

人民币国际化受阻,区块链登场突围

2019-10-26 Views Blockchain 8 min read            

新闻连起来看有意思

先来一条新闻背景:

新华社华盛顿10月18日电(记者高攀 熊茂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8日表示,IMF成员当天批准了关于IMF资源和治理改革的一揽子行动,包括维持IMF现有资金规模不变,将份额调整推迟到不晚于2023年底。据新华社,易纲10月20日在华盛顿表示,对IMF未能在份额改革上达成一致,感到“非常失望”

以现在人民币的地位和影响力,却在IMF上的份额成反比,现在IMF未能在份额改革上达成一致,西方国家压制人民币国际化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

早前8月份还有一则新闻:北京时间8月6日,美国财政部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数小时后,中国人民银行发表声明,主要意思包括四点:1.对美国这一行为,中方深表遗憾;2.这一标签不符合美财政部自己制订的所谓“汇率操纵国”量化标准;3.是任性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行为;4.严重破坏国际规则,将对全球经济金融产生重大影响。

目前人民币国际化现状如何?

浮动汇率制度改革是2005年开始,2008年左右才开始推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但是我们看国际外汇储备的占比,最下面这根线是人民币的份额,很低。数据不会骗人,可以说人民币国际化取得了一些成果,但这是从时间序列上来看的,如果我们从更加面来看,效果是没有那么的明显,体量还非常的小。

我们再看其他指标,人民币用作支付手段的排名上去了,原来是35名,现在是第五名。右边这幅图我们也看到,人民币在国际支付市场的占比才1.95,也就是2%,排名上来了,占比没有上去,最高时候也不过3%。

下面这个图是央行间的人民币互换,2015年之后,央行几乎没有开展货币互换了,就是因为2015年之后,稳定人民币汇率的压力越来越大。开展货币互换相当于给空头提供“弹药”,你总不能限制别人使用人民币的途径吧,专款专用在国内都难操作,国家间更难做到。结算的情况也是,2015年之后不断下降。


还有一些综合性的指标,比如人民币环球指数,离岸指数登等,基本上都是停滞不前,遇到瓶颈了

美元的天罗地网

1944年6月6日,盟军完成诺曼底登陆,墨索里尼在1月就已经被绞死,苏军重创德国北方军团,日军正在衡阳苦战,二战胜利指日可待,44国700多名代表来到美国华盛顿山的半山腰,商讨二战结束后的国际货币安排。这次会议谈妥了两件事:

  • 美元正式成为世界通用货币;
  • 美元绑定黄金。

会议之后,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被其影响,世界各国必须不停地生产财富,再用财富获取美元,而美国只要开动印钞机,用一张张绿色的纸去交换,世界财富就会源源不断地流向美国。

1971年,美元崩溃了。8月15日,尼克松总统直接宣布美国耍无赖了:美元不再和黄金挂钩。美国想印多少美元,就印多少美元。

1973年,世界石油价格飞涨,美国财务部长西蒙飞到中东见沙特石油大臣,也是欧佩克秘书长,沙特人以为对方是来收拾自己操纵油价的,十分忐忑不安,西蒙和颜悦色,握住他双手说:我不管你们油价怎么涨,你们爱怎么搞就怎么搞,但你们必须答应一件事,石油交易必须使用美元。美元成功绑定石油,新美元治天下的格局,就此形成。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除了欧元之外,最有可能对美元发起挑战的,就是人民币。人民币的全球化之路,一直受到严重的压迫。

人民币国际化出路在哪里? 从历史来看

19世纪末,美国工业总产值已超过英国,但美元依然弱势。一战和二战冲击了欧洲,美国是两次世界大战唯一的赢家。一战后,美元迅速取代英镑,成为最主要的国际货币。按照艾肯格林(Eichengreen)的说法,从1914年美联储诞生算起,美元的国际地位在1925年就超过了英镑。埃肯格林特别强调美联储的“助推”作用,但若没有两次世界大战,以及英国在金本位上犯的错误,美联储的助推作用或许不会那么明显。

二战后确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强化了美元的权威地位,最终确立了美元霸权。1971年,尼克松关闭黄金窗口。197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彻底瓦解,美元霸权反而再次得到强化。

美元之所能能够在较短时期内取代英镑成为最重要的国际货币,重要原因是英国在货币制度选择上犯了大错,致使英镑失去了“锚”的属性。

国家货币在于供给,国际货币在于需求。美元国际化的经验显示,一个国家的货币能否成为重要的国际货币,重要的不是其做对了什么,而是别人做错了什么。人民币国际化的速度取决于这三个方面的组合,其中最快的组合是:美国和欧洲犯大错,中国少犯错,再加上中国还要做些正确的事。所以,人民币国际化,也讲究天时、地利、人和

比特币打开的潘多拉之盒

一个截至目前仍然无法确定身份的中本聪以比特币(Bitcoin)打开了数字货币的“潘多拉盒子”,虚拟货币、电子货币、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等纷至沓来,成为数字化时代的颠覆者。数字货币的出现映射传统金融的短板,即货币超发、金融抑制等,其底层的区块链技术和分布式记账也使得虚拟货币的信任机制得以建立,欺诈抑或作假在智能账户体系之下无处遁形。更为重要的是,在“一切皆互联”的场景下,虚拟货币在初生之时就是国际货币,就定位于全球货币流动的宏大叙事,所以,主权货币国际化当下面临的不仅有现存国际货币的挑战,而且还有新货币形态的体系性冲击。

2019年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其中第五条当中提到了一句,“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从国家政策层面来看,我国有意研究数字货币来打破出口。

区块链登场突围

新华社北京10月25日电 中共中央政治局10月24日下午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我们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确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美国Libra一波三折,央行DCEP稳步推进。中国还要多做些正确的事。我党选择了正确的方向,我等韭菜只有紧跟步伐。

邓小平爷爷喊你下海,你说怕商海浮沉;
江伯伯喊你炒股,你说怕亏本;
胡书记喊你炒房,你说家里有一套,要那么多房子干嘛。
习大大说区块链了,你说我有自己眼光和选择…



本文由Macin创作
该文章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时间为:2019-10-26

EOS打赏 EOS打赏
请作者喝杯饮料🥤